經典案例

王某訴某公司勞動報酬、雙倍工資、經濟補償金糾紛案(承辦律師:張海東)

發布時間:2013-11-01 點擊數:105

王某訴某公司勞動報酬、雙倍工資、經濟補償金糾紛案

—千辛萬苦取證確定勞動關系,未簽勞動合同雙倍工資等報酬獲支持!

摘要:

本案經過張海東律師不辭艱辛地通過各種方式取證,最終獲得法院采信張海東律師提供的證據,判決被告某公司向原告王某支付勞動報酬、雙倍工資……

基本案情:

**年*月初,原告王某通過某公司網絡發布的招聘信息,聯系上被告某公司的董事長葉某,雙方約定不含稅月工資8000元整以及享有其他福利待遇。原告王某帶上行李前往被告某公司在某一處海島承包的碼頭工程擔任施工管理以及測繪員一職。工作期間,被告某公司以各種理由拒絕與原告王某簽訂勞動合同,并以工程款未到位為由拖欠原告王某工資,拒絕提供工牌、工資表等一切與工作有關的憑證。**年*月份,原告王某打電話向張海東律師咨詢,張海東律師為其提供了法律策略。**年*月中旬,被告某公司仍然不支付原告王某工資等待遇,原告王某即聘請張海東律師提起訴訟,一紙狀告某公司。

原告王某主要持有的證據:

1、**年*月份考勤表(復印件);

2、**年*月份工資表(復印件);

3、**年*月*日至**年*月*日的工作相片(原件);

4、原告王某與被告其他員工出船的簽名記錄(原件);

5、工服(原件);

6、某島宿舍物業管理處工友通訊記錄(復印件);

7、原告王某代表被告某公司參加某開發商的會議記錄(復印件)。

本案爭議焦點分析:

張海東律師認為,本案為勞動爭議案件,被告某公司具有用人主體資格,原告王某在沒有任何勞動關系證據的情況下,本案最大的爭議焦點是雙方勞動關系的確定,其次是工資數額的確定。綜合原告王某持有的證據來看,工資表、考勤表是復印件,無被告某公司的蓋章,依法不能作為法院或仲裁的審判依據。而其他的證據均為間接證據,某開發商以及出船的員工均不愿意作證,工服無公司名稱,證據的效力單薄,難以充分證明原告王某為代表被告某公司工作,確定本案的勞動關系。如何發揮上述證據的效力以及彌補證據鏈完善事實證明,成了本案相當棘手的工作。

律師辦案策略與取證過程:

第一、假設被告某公司反駁本案的要點。

    1、被告否認本案的勞動關系的理由:(1)葉某不是公司的董事長或總經理,公司沒有葉某這個人;(2)出船記錄的人員不是公司員工;(3)碼頭工程不是公司所承包;(4)工服不是公司制造的。

2、被告擬會提供的偽造證據:(1)提供與現有員工的勞動合同;(2)提供與現有員工的工資條;(3)現有員工否認與王某勞動關系的證人證言等。

第二、辦案取證過程。

第一步,如何確定葉某是被告某公司的董事長或負責人?

張海東律師先到當地工商局調查被告某公司信息,發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非為葉某,公司亦沒有葉某的信息。張海東律師在緊皺眉頭的時候敏銳地認為被告某公司是當地比較大型專業的公司,在相關行業的事跡應該有媒體的報道。張海東律師經過在網絡、當地媒體反復檢索被告某公司的信息,最終花費一周的時間在當地一間媒體查閱到葉某在半年前代表被告某公司出席社會活動的媒體報道。同時張海東律師時刻關注被告某公司網站信息,終于守候了將近一個月,被告某公司將葉某代表公司剪彩的視頻放到網站上,確定本案葉某是被告某公司負責人的線索豁然開朗。

第二步,如何確定原告王某的工作地點是被告某公司承包的工程?

接著,張海東律師通過海島業主建設碼頭的宣傳信息摸索到有關被告某公司作為碼頭施工承包方出席儀式的信息,確定了被告某公司即是海島碼頭的承包方。

第三步,如何證明原告王某在碼頭工程工作?

考慮到公司其他員工與被告存在重大利益關系將拒絕作證的情況下,張海東律師將海島宿舍管理人員作為本案取證的突破口。張海東律師不辭驅車一百多公里,經過多方打聽聯系上了海島宿舍管理人員,他們一致承認原告王某即是被告某公司碼頭工程的施工管理員和測繪員。

第四步,因海島工地進出入的特殊性,一般的船只是不能進入海島,而原告王某曾經坐船出入,那么船只的所有權人是本案的關鍵。張海東律師再次驅車一百多公里,前往海洋、漁政等部門調查船只信息,最終發現原告王某乘坐的船只就是被告某公司的船只。

第五步,為了加強葉某是被告某公司的負責人的證據。張海東律師再次到當地工商局深入挖掘材料,最終在被告變更登記資料、股權轉讓協議書等資料發現,被告某公司最初是葉某所發起成立,后葉某設置其他關聯公司退出了某公司的股份,但仍然由葉某實際控制。

經過張海東律師來來回回驅車將近七百公里的充分調查取證,本案的證據嚴密地形成了完整的證據鏈。

第三、原告王某提起的訴訟請求。

1、依法裁決原告與被告解除勞動合同關系;

2、裁令被告向原告支付連續拖欠八個月的工資62045.92元(從**年*月*日計至**年*月*日);

3、裁令被告支付因未與原告簽訂勞動合同7個月雙倍工資60046.02元(從**年*月*日計至**年*月*日);

4、裁令被告支付原告按照第三十八條規定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8000元;

法院庭審經過:

被告在庭審上正如張海東律師猜測的反駁理由一樣,提供了上述證據,否認原告王某為公司員工。張海東律師提供了上述調查的證據,認為葉某作為公司負責人,招聘原告王某工作應視為履行公司職責的行為,工作照片中從原告王某以及其他工地工人的穿著可以顯示一年四季交替的變化以及結合海島宿舍物業管理處工作人員的證言證實了原告王某在工地工作時間的持續性,并且原告王某進出海島所乘坐的船只登記人為被告某公司,根據《《最高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勞社部《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最高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廣東省工資支付條例》的有關規定應確定本案勞動關系,參照原告王某提出的工資標準認定工資額。

一審法院判決結果:

一審法院認為,根據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的規定,原告雖然沒有提供直接證據,但提供了被告的工作服等間接證據,同時,綜合原告提供的其他證據,能夠證明原告在海島碼頭工作的事實。被告雖提供了公司的勞動合同以及工資表,但勞動合同未經勞動行政部門見證或備案,不足以證明與原告不存在勞動關系。本院認定原告與被告之間存在勞動關系。另外,關于原告工資數額的問題,因原告主張的月工資8000元沒有足以認定證據予以證實,參照本地區在崗職工平均工資確定。綜上所述,本院經過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判決:一、確認原告與被告之間的事實勞動關系于**年*月*日起解除;二、被告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原告支付工資15134元、未簽訂勞動合同的雙倍工資差額18667元、解除勞動合同補償金2467元。

判決后,原、被告均向二審法院上訴。

二審法院判決結果:

二審本院認為,《……日報》要聞以及工商登記資料、變更登記、股權轉讓協議可以認定葉某系被告總經理,根據原告提交的施工現場的照片以及其他工作相片可以認定原告是施工工地的工作人員。且原告所乘坐以及給該工程項目運送沙石等工程材料的用船“粵……號”和“粵……號”是某公司和被告所有,結合某公司曾是被告的控股股東,葉某仍然是被告的總經理,故予以認定被告與某公司為關聯公司。據此,結合原告的工服以及網上應聘的材料,本院認定原告與被告存在事實勞動關系。另外,關于原告工資數額的問題,本院認為原告不能對工資數額舉證,應依照本市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計算,綜上所述,本院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律師點評:

本案經過張海東律師不辭艱辛地通過各種方式取證,最終獲得法院采信張海東律師提供的證據,判決被告某公司向原告王某支付了勞動報酬、未簽訂勞動合同雙倍工資、經濟補償金等賠償。在本案中,唯一的不足是原告無法提供自己真實的工資,在舉證不能的情況下,法院只能參照法律規定的在崗職工平均工資認定工資數額。通過本案,勞動者在用人單位嚴重違法的情況下,應保持高度的維權意識,盡早咨詢律師,盡量獲取最直接、最有利的證據,為他日訴訟做好充分的準備。

 


手机兼职赚钱app